过去的 2018 年,国产电影逐渐回归内容为王。

电影市场正褪去 IP 和流量的泡沫,电影票房与口碑越来越成正比。

在近日发布的豆瓣电影年终总结中,也可以窥见这一结论。2018 年评分最高的华语电影与最受关注的院线电影第一名均是《我不是药神》,而且这部电影也在今年夏天获得 31 亿票房的好成绩,这既说明了现实主义题材的回归,也预示着优秀的内容自然就是最好的口碑。

除了观众的评分,《我不是药神》也获得了许多电影节的青睐。

在第十四届长春电影节拿下 " 最佳故事片 "、" 最佳青年编剧 "、" 最佳青年男主角 "、" 最佳青年男配角 " 四项大奖;在第 42 届蒙特利尔电影节斩获 " 最佳剧本奖 ";在第五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收获 " 最佳故事片大奖 ",同时还在第 55 届金马奖提名包括 " 最佳剧情长片 " 在内的 7 项大奖,最终拿下 3 项。

可以说,《我不是药神》兼得了票房、口碑乃至专业性的三重认可,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扎出血的现实主义

中国电影的本土力量

除了在电影节,很少有电影在放映结束后,会让观众集体自发鼓掌。

《我不是药神》,是我 2018 年第一次在影院经历这种场景。随后,它也在豆瓣被 " 自来水 " 刷到了 9 分的高分。要知道,上一部在豆瓣超过 9 分的华语电影还是 16 年前的《无间道》。

这部电影,没有高超的叙事手法、摄影技巧,但它勇于直面现实,在刺痛观众的内心后又让人体会到被包裹着的善意与温暖。作为一部商业电影,它在现实主义中透着强大的批判,让观众产生了一种久违的激昂,而这激昂过后,留在心中久久不能散去的,还是那股向善的力量。

徐峥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这是我表演生涯里,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作品。"

的确,《我不是药神》是近年国产片中难得一见的现实主义类型片,守法还是救命,不仅是主人公需要面临的选择,更折射出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种种困境。

影片的结局,正版药纳入了医保,药品价格下调,2018 年取消了进口药的关税,慢粒白血病的治愈率从 2002 年的 30% 达到了现在的 85%。与此同时,《我不是药神》引发的全社会讨论,也引起了国家的重视,要求有关部门加快落实抗癌药的降价保供等相关措施,这正是扎出血的现实主义作品能够带来的对社会的巨大推动力量。

韩国电影《熔炉》推动了《性侵害防止修正案》的颁布,《我不是药神》也让人看到了中国本土电影在题材和深度上的重大突破以及对社会进步的推动作用,这是一部可以媲美《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熔炉》、《辩护人》等影片的优秀作品。

在现实主义的题材里

看到中国人自己的英雄

《我不是药神》虽然催泪,但却不是用沉重表现沉重,影片开头铺垫了将近 55 分钟,讲述潦倒中年男子程勇(徐峥饰)的困窘生活,偶然成为药贩子的发财之路以及 " 治愈小队 " 的日常生活。可是好景不长,警察查处仿制药、假药贩子张长林和瑞士医药公司代表从中破局,让程勇与 " 治愈小队 " 决裂,放弃卖药。

可以说,整个 " 治愈小队 " 都是程勇的精神导师,因为生病,他们每个人不得不成为生活中的英雄。当吕受益(王传君饰)去世,程勇内心的慈悲终于被激发出来,也点燃了观众心底最善良的那一面。

" 在这种现实主义的题材里,我们还传递了一种社会性,传递了一种关怀、一种灵魂。我们需要在中国电影里面看到中国人自己的英雄,看到中国的希望,那样才是在传递一种文化自信。" 徐峥这样理解。

编剧韩家女介绍,《我不是药神》整个故事也是一个劝人向善的正能量故事。

另外,电影中也不乏感人至深的细节。

"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当身患慢粒白血病的老太太眼含泪水抓着警察的手说出这句话时,也成功地击中了观众的泪点。

在吕受益的葬礼外,黄毛(章宇饰)一边剥着橘子,一边颤抖着身子掉眼泪时,也让人内心触动。

《我不是药神》中刻画的是小人物的群像,每一个人都在为了活下去而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传达了坚韧的生命力量,病患们排成长队摘下口罩默默护送程勇坐着囚车离开的镜头,让人看到了人性的温暖和光芒。

这也成为 2018 年最令人感动的镜头之一。

教科书式的草根群像

让中国电影界欣喜不已

从《我不是药神》中还走出了许多让观众难以忘怀的教科书式表演。

徐峥让程勇有了主角的弧光,从卖神油的小店老板到成为印度仿制药代购,他的每一次转变,都刻画得恰如其分,凭借此角他获得了第 14 届中国长春电影节最佳青年男主角奖,以及第 55 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

形容枯槁,被病痛折磨到骨瘦如柴的吕受益,弯着腰求程勇," 吃个橘子吧 ",王传君把一句看似简单的台词,说出了层次感,一个癌症病人想要活下去的谨慎和卑微,一览无余。在大众视野中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王传君,凭借 " 吕受益 " 一角获得了第 14 届中国长春电影节最佳青年男配角奖。

章宇的 " 黄毛 " 是极具类型特点的人物,性情耿直,爱憎分明,在关键时刻完成类型使命。

除了获得奖项认可的演员之外,周一围演出了警察小舅子在情与法之间的痛苦挣扎;王砚辉饰演的 " 吃人血馒头 " 的假药贩子张长林在事发之后并没有供出程勇,他在审讯室的那场戏,笑得凄怆而意味深长,刻画出了人性的幽微复杂;杨新鸣饰演的基督徒信仰上帝,但却无法救赎自己;李乃文演出了一个瑞士医药代表的功利和庸俗。

影片中为数不多的女性角色,也同样生动鲜活。谭卓扮演的 " 刘思慧 ",为了治好身患白血病的女儿,在夜店里跳钢管舞,当程勇帮助她羞辱夜店经理,她对着跳钢管舞的老板大声喊 " 脱脱脱 " 的时候,也找回了自己被迫放弃已久的尊严。

《我不是药神》的横空出世,让 2018 年的整个中国电影界都欣喜不已,这种欣喜不亚于 2006 年看到的《疯狂的石头》。同样是新导演的扶持计划,12 年前从 " 亚洲新星导计划 " 中走出来的宁浩,如今也策划了 " 坏猴子 72 变电影计划 ",签约了文牧野,拍出了《我不是药神》。

12 年的轮回与接力,接下来," 坏猴子 72 变 " 的新作品也值得继续期待。

大浪淘沙,方显英雄本色。

今年的中国电影,不管从口碑还是市场上都逐渐恢复冷静,在这样的时代,国产电影市场也交出了超 600 亿的年终答卷。如今,中国电影已逐步迈进健康有序的市场,伴随着光影和岁月的打磨,也必将以独特的中国魅力向世界舞台展示优秀的中国电影。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首页体育